魏江
时间:2017/9/11 9:42:13      来源:成都交警      点击率:
【每周之星专刊】
笔耕不辍的“幕后星警”
——交警四分局办公室民警魏江侧记
【星警档案】魏江,男,汉族,48岁,1989年10月参加公安工作,一级警督警衔,现为交警四分局办公室民警,在文秘岗位上兢兢业业、任劳任怨,赢得了组织和同事们的一致赞誉,先后荣立三等功2次,受到个人嘉奖7次。
【工作感言】文秘工作枯燥而平凡,干一行就要爱一行,少说话,多做事,清清白白做人,踏踏实实干事,一步一个脚印砥砺前行,做到不愧于自己的良心。
【领导评语】作为文秘工作者,凭着强烈的敬业精神、务实的作风、高尚的品格,影响和带动着周围的同事,树立了一名优秀文秘工作者的良好形象,承担的信息撰写和报送工作连续5年名列支队城区分局第一。
【风采点击】
一、勤学苦练,志诚道远,成为文秘战线的“笔尖子”。
魏江出生于书香门第,母亲曾任成都市机关第三幼儿园党支部书记,受家庭浓厚的文化氛围影响,魏江从小对写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立志成为一名文学工作者。从警以来,先后在青羊区防暴队、交警四分局三大队工作,但酷爱写作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。9年前,魏江从三大队调整至分局办公室承担公安信息撰写和报送工作,从事文秘工作。俗话说“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,需要冬练三九、夏练三伏! 为做好本职工作,魏江总是刻苦修炼,或研读理论著作,或细阅上级文件,或翻读报刊文章,广泛涉猎各类文学知识,别人谈天说地、打牌消遣、他从不参与。为了写好公安简报,他利用一切机会、抢抓一切时间,虚心向领导请教,向老同志取经,与基层交流,切实做到了工作学习化、学习工作化。他说:“不联系实际,头脑中就会没有货,写出来的东西会空而大”。
通过刻苦钻研,他不仅系统的掌握了基础写作理论,而且深入领会和把握了各类行政文体的行文特征和基本规律,加上近几年的文字工作实践,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理论功底和交警业务基础,对各类领导报告、讲话、发言、工作汇报等文章具备了较强的驾驭能力。同时,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,他不仅把简报写好,而且还自加压力,经常以“自命题”形式为题目,笔耕不辍,苦练不息。9年来,共撰写和上报各类公安简报1500余篇,被部局、省厅采用200余篇,所承担的简报信息撰写和报送工作连续五年名列支队城区分局第一。
二、优良家风,代代传承,成为任劳任怨的“老黄牛”。
母亲是一名优秀的人民教师,更是一名优秀的党员干部,工作兢兢业业、任劳任怨,良好的家风培育了魏江任劳任怨的高尚品格。魏江说:“从小,母亲就教育他踏踏实实做事,认认真真工作,母亲的言传身教对我影响非常大。逢年过节,母亲都会关心我的工作情况,教育我认真工作”。的确,工作中的魏江,将母亲从小的良好家风教育用实际行动进行了代代相传和诠释。
俗话说:文秘工作就像爬格子,非常辛苦,有时真有嚼烂笔头的味道。分局每年的总结、典型人物材料以及几百篇公安简报的行文都由魏江完成,为写好这些材料晚上加班至深夜是经常的事,同事们经常见他下班抱一拢材料回家,第二天上班又抱回来,常年的坚守练就了过硬的“坐功”,分局走廊上难以看到他走动的身影,一心扑在办公电脑前,身体严重发福变形,长期伏案工作、面对电脑使他的视力急剧下降,眼镜近视由300度增加到500度,但他从不叫累、不喊苦,默默无闻看书写材料不张扬、不轻浮。多少个节假日加班、多少个夜晚少眠、他从不计较。有人问:“你将近50岁了,你图个啥呢?”他只是简单的回答“我只求干好本职工作,做一个无怨无悔的人”。
2016年,他负责撰写分局参加全国优秀公安基层单位评选材料,从初稿到成型,认认真真、字斟句酌,对稿子反复揣摩,不放过一个标点符号,反反复复修改十多次。哪怕睡觉时,也常因想到什么问题或好词好句,而从床上爬起,挑灯夜战进行完善……他就是这样一位尽忠职守的文秘工作人员。2017年,分局获评公安部全国优秀公安基层单位的殊荣,这归功于分局战友们忠诚履职的辛劳付出,也离不开魏江精心提炼的事迹材料引起各级关注。
三、默默奉献,忘我工作,成为顾全大局的“敬业星”。
由于文秘工作的特殊性,除了日常文字材料撰写和报送,8小时外的一线加勤也是常态,魏江同志在公与私的天平上,处处以公安事业为重,无私奉献,舍小家保大家,一心扑在工作上。儿子正在成都市实验外国语学校读高二,虽然学校离家不到5公里,因整天忙于工作,加上妻子在公交公司也比较繁忙,只好将孩子送入学校寄宿。在他的心目中,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,从来不因家庭琐事而分心,从不向组织请假。不仅对儿子不能尽到应有的责任,而且对母亲也未能尽到作为儿子的义务。魏江的母亲因年轻时工作过度劳累,患上类风湿关节炎20多年,3年前,母亲行走困难,经常住院,作为近在咫尺的他,理应多在母亲身边尽孝,但交警工作的性质和他自身担负的任务,使他不能对父母多尽颐养天年之责。
2017年8月,魏江的母亲病情恶化疑似小脑萎缩住进成都市西区医院重症监护室,因工作忙碌,他也难得有时间去医院照顾。分局得知这一情况后,主动让其去医院料理,魏江含着眼泪匆匆赶到医院,本打算悉心照顾母亲,刚刚坐下询问母亲的病情状况,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却这样对他说:“你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,就要懂得付出,我不要紧,先把工作干好”,在母亲的再三推脱下,魏江在医院待了不到1个小时,安顿好母亲,又回到工作岗位。领导和同事们看到他匆匆而去,匆匆而归,都关切地问他为什么不在医院照顾?他说:“没事,母亲的事我已经安顿好了”。其实,魏江是将母亲交由年迈多病的父亲照顾。当谈起这些,魏江总觉得愧对老人,不是父母的好儿子,他含着眼泪说:“母亲是一个敬业的人,我必须谨记母亲的教诲,兢兢业业地把工作干好”。说完,魏江又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......